• 第一句是要说感谢的话:感谢药水同志!非常感谢我这个也许都互相不认识了的朋友!

    因为写计划写的混沌时分,我无意中溜达进药水的博《遗失的过程》中,本是胡乱看些文字,没想到在链接的第二排看到《清风的欲望城市》这个熟悉的名字,于是点击溜进自家的后院,温了很久那些熟悉而似乎陌生的文字。

    快一年了。从BLOGBUS搬家去了百度,却没有开始新的开始,旧屋的小院也荒草丛生了。

    当初搬家到百度,有N多个理由。其中一个不得不承认的理由是那里的点击机会似乎多些,写博写着写着就也惦记着沽名钓誉了。心的浮躁,让新家没尽心收拾,老院也荒芜了。

    当初来BLOGBUS,不仅是因为圈子里人多喜欢这里,更因为这里寂寞,没那么多的点击,没那么多的关注,在这里写博更真实地贴近自己和自己说话,絮絮叨叨地说了好几年。

    逐渐,朋友们多搬家走了,我也随了新潮,但却丢了心情。心思没有随着体重的增长一起沉下来,于是和小院一起荒芜了。

    所以要感谢药水!是不经意的溜达让我又回到这里。也让我又想真的回到这里,醉心耕耘寂寞。

    回家了。寂寞吗?应该是不寂寞。正像早晨从报纸上看到采访田壮壮的文字:当人们问田壮壮甘愿淡出世人的视线3年去拍摄《吴清源》是如何能守住自己的寂寞的?田回答:那是你们受到了媒体的困惑,其实我一点也不寂寞。

  • 爱情

    2006-05-09 | Tag:心情马桶

    一个

    苍老的清晨

    掉光牙齿

    漏风的唇

    抚弄

    你松弛的

    每一个皱纹

  • 一位夫人打电话给建筑师,说每当火车经过时,她的睡床就会摇动。

    "这简直是无稽之谈!"建筑师回答说,"我来看看。"

    建筑师到达后,夫人建议他躺在床上,体会一下火车经过时的感觉。

    建筑师刚上床躺下,夫人的丈夫就回来了。

    他见此情形,便厉声喝问:"你躺在我妻子的床上干什么?"

    建筑师战战兢兢地回答:"我说是在等火车,你会相信吗?"

     

    【顿悟】

    有些话是真的,却听上去很假;有些话是假的,却令人无庸置疑。

  • 失手

    2005-08-15 | Tag:心情马桶

    今天的比稿很不满意。

    虽然结果还没最后出来,但是这样的发挥在我看来就是失手。

    虽然这不是我第一次失手,也绝不会是最后一次。

    但是今天的失手还是深深刺痛了我。

    对一次比稿如此的渴望成功但却准备得如此不充分这是第一次。

    时间紧是最客观也是最好的理由,但结果不会跟我们讲道理。

    遗憾的是,对手一样发挥超差,但却恰恰好过我们一点。

    不是被强大的对手打倒,而是倒在自己手里。心痛!

    一周三次比稿,

    对这支还不强大的队伍来说是有些负荷过重。

    比较前两次的长驱直入,这一次明显感觉耐力不足了。

    单兵作战能力弱,整体协调不畅,都酿成了这次最关键的攻坚战的熄火。

    精神代替不了物质,决心代替不了能力。

    虽说想生存就必须像狼一样,但有狼性没狼牙,依然成不了狼。

    提案时对手的老总夹着个小包殿后,我却扛着大炮冲锋,

    不一样的光景决定了不一样结局的必然性。

    痛彻之后,

    感到前行的路艰辛而漫长……

  • 以下是我窥视别人的blog发现的测试人生的数字游戏。于是转来的……

    “从1到8选一数为A,将A加3减2得B,将B乘以9得C,将C的个位数与十位数相加得D,将D乘以50得E,将E减去200得F。这个F暗示了你的一生。”

    很灵验的哟,试试看吧。